Yuko

【山组/面包和仓鼠的100%萌度】

野比昕昕子:

继大宫后


山version


不管甜不甜都不要钱


扶我起来我还能再爱3104年


🌸🐠🌸🐠🌸🐠🌸🐠🌸🐠🌸🐠


1.小哥哥和豆丁翔的身高差


2.“我是什么时候(入社)”


“95年”


“原来是95年啊”


3.因为一直注视着拖着超大行李箱的樱井翔而忽略了刚入社的相叶雅纪


4.08年的大野智和13年的樱井翔的早餐都是不搅拌的酸奶


5.“你还有很多呢”


“我还有很多,只是自己不知道是吗”


“嗯”


6.本来打算击掌结果被直接拽进怀里的大野智


7.彩排时也要紧拉的手,跳完舞又重新牵好


8.“最喜欢sho酱从未改变过的圆溜溜的大眼睛”


9.和大野智对谈然而表情控制失败笑到崩溃的NEWS ZERO主播樱井翔


10.捣蛋鬼比心时悄悄摩擦指尖


11.细心地检查大野智外套厚度的樱井翔


12.买了80英寸电视看樱井翔的大野智


13.“你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呢”


14.大野智专属居家旅行必备人形翻译机樱井翔


15.喝醉的大野智给樱井翔的生日祝福和在广播里明明开心却要用嫌弃的语气来秀的樱井翔


16.官方正版发布—team sos


17.大野智被相叶雅纪的胳膊砸到后樱井翔突然低沉下来的声音


18.把大野智朝向二宫和也的脸强行转回来


19.gaint crash 巨人倒下时明明害怕却第一个拉住樱井翔带他跑开的大野智


20.只会s樱井翔的大野智和只有在大野智面前才会露出小委屈样的樱井翔


21.王样选最会撒娇的门把时选了对方


22.合宿中突如其来的“satoya”


23.小跑着凑上去和樱井翔撒娇的大野智


24.远远看到大野智来就忍不住笑开的樱井翔


25.抱着花紧盯采访中的大野智直到结束


26.3104+the show老子们的歌


27.著名的金屏风入籍事件


28.“一定会一生交往下去的”


29.“早知道放戒指就好了”


30.一拍即合的即兴舞台剧


31.把料理中的溜肩先生滑落的围裙肩带挂好


32.智爸爸+翔妈妈+小春宝宝=一家三口


33.帮乖乖躺着的大野智把鞋子摆正被子拉好


34.山风王国的面包国王和仓鼠王妃


35.电脑壁纸是和笨蛋王子殿下合照的樱井翔


36.下意识的搂腰和护肩


37.确认过眼神,遇上对的人


38.夜会喝得迷迷糊糊挂在樱井翔脖子上的大野智


39.不是同队也要坐同一辆车出场


40.拍照时不小心触碰到的小指


41.人模sp突然出现在吃咖哩的大野智面前的樱井翔


42.“you are hero”冲上去拥抱


43.出现在花椰菜头大野智左脸的樱井翔的手


44.把抹茶冰抬起来让大野智挖底下的红豆


45.把确认海报拍摄中的樱井翔直接拖走


46.温柔询问提出不用10分硬币策略的大野智原因的樱井翔


47.“我明天去北海道,会给你买回来哟”


48.“这是在节目上,你能不能对我温柔一点”


49.费尽心思抛梗给大野智的樱井翔


50.樱井翔镜头里无比可爱的大野智


51.明明沙发很大却非要挤在一起的两个人


52.互夸的岚的守护神和岚的隐形队长


53.夏威夷第一个发现大野智哭了的樱井翔


54.在大野智发表重大事件时把头凑到他肚子上结果被pia的樱井翔


55.替大野智筹办个展并陪同参加发布会的樱井翔


56.“大野智一说谎,鼻孔就会一抽一抽的”


57.梦见和樱井翔一起玩rolling coin tower赢了的大野智


58.细心地收起大野智给的压岁钱的樱井翔


59.“大野桑选择了印第安翔”


“因为他去过”


60.动作很大却总是打不着大野智的樱井翔


61.“粉红色5、6号之类的”


“我听成了粉红大野君了”


62.“但是我们关系还挺亲密的呢”


63.想和樱井翔交换一日的大野智


64.来自大野智的可以塞满樱井翔行李箱的靠枕


65.被说像父亲笑着推了樱井翔肚子的大野智


66.模仿保龄球路线的两个可爱小朋友


67.都是sho酱的错系列


68.健身球按摩运动离得过近的脸


69.腿部拉伸和模特组相比有点污的体位


70.答题时飞快喝掉两杯青汁只让大野智喝一杯的樱井翔


71.“大野桑接吻时会把舌头放进对方嘴里吗”


“嘛,通常是这样”


“他在说谎”


突然激动的樱井翔


72.永远关心着樱井翔有没有好好休息好好吃饭的大野智


73.“做得很好呢”


“阿里嘎多欧斗桑!”


74.凑到大野智脸旁边打喷嚏的樱井翔


75.即使只有一个单词也可以对话的日常


76.洁癖却毫不介意地喝掉樱井翔剩下的咖啡的大野智


77.泰坦尼克号式比手臂长度


78.“樱井桑,超可爱的,好想chu你哦”


79.“sho kun,sho kun,啊sho kun”


忍不住笑得很快乐的樱井翔


80.围坐在一起看魔王而拒绝给sho酱做晚饭的樱井一家


81.“想看看他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82.受到惊吓立刻直奔向大野智的樱井翔


83.即使知道大野智猜拳会出什么还是会输给他的樱井翔


84.“只要是大野智的事,都来问我好了”


85.为樱井翔拿掉头顶上的樱花的大野智


86.唱着“りを急ぐ 人の流れ  小さな背中 君をてた ”看向大野智的樱井翔


87.love con关系图上大野智和樱井翔的“恋人”


88.树海里给樱井翔打电话的大野智因为害怕而快到惊人的语速


89.“只有一次也好,想要把他变成是属于我的东西,会忍不住这样想,他能不能只想着我”


90.“这是上次他妈妈给他买的睡衣,和他姐姐的一样”


91.女王和长工一起给小猴子山田搬家


92.无时无刻无处不在的目线


93.契合度百分百的味觉


94.20040725,命运般的天神祭相遇


95.樱井.智做什么都能吹.翔🐠大野.翔什么样都好看.智


96.笑点在大野智身上的樱井翔🌸泪点在樱井翔身上的大野智


97.自古红蓝出cp


98.拔群的安定感


99.完美互补的画伯和画家、低音rap担当和高音main vocal、精英主播和软萌渔夫、理性和感性、水瓶座和射手座、火和水、樱井翔和大野智


100.因为是这两个人,所以无论怎样都是好的


—————————————————————————


我即使是磕到晕厥了


被埋在大野智的绝对领域里了


也要用腐朽的声带喊出


“我爱我山”

【山组吉榎】19

向苜:

◇于是我决定忘记我决定不见你




——————————————————


19


 


>>>


榎本径买了一袋芒果。


下班回家的路上经过的水果摊旁,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运来的热带水果排列整齐,只是来购买生活用品的榎本径莫名其妙停在了那排水果前。


然后鬼使神差地拿了起来。


并不是很喜欢吃芒果,也并非一定要买,当榎本径把那一袋芒果放到工作台上去洗手然后拿水果刀时才开始后悔不应该多此一举买这袋水果。


因为不能直接进食的水果一直有人帮他划开。


一手拿刀一手拿着随意从袋中取出的芒果,榎本径愣了会儿。


有些想不起来那个人给自己一刀刀划出来的芒果花的模样,只能捧着不大的芒果看了又看。


“径ちゃん要学会照顾自己啊。”


烦人的声音突然出现,榎本径没有回头,他仍然盯着芒果。


    “除了开锁你的生活常识都只是理论阶段吗?”


想了想终于记起来要先从中间切开,于是将锋利的刀刃对准了芒果的正中间。


“但是这样的径ちゃん就是让人想照顾啊。”


刀刃卡住了。被内核。


榎本径想一定是因为那个声音太烦人。


于是他转过身去。


“那吉本荒野你来……”


话还没说完,伸出的手没有回应,切开的口流出芒果粘腻的汁液,榎本径悻悻缩回又呆在原地。


——径ちゃん要学会照顾自己啊。


这句话是多久之前听到的呢。


想不起来只能皱着眉头。


因为没有烦人的声音,没有接过不能直接进食的水果为自己划开外皮的人。


他的房屋只有他自己。


 


<<<


榎本径买了一块芝士蛋糕。


“榎本さん不是甜食苦手吗?”


一旁的青砥纯子疑惑地看向已经付过钱提着蛋糕的榎本径。


“只是偶尔会吃。”


说完转身走出了嘈杂的蛋糕店。


之后因为没有工作径直回了家,将蛋糕盒放在餐桌上打开,低下头时能问道自盒中散发出的芝士蛋糕甜腻的香气。


拿起一边放着的塑料叉子,轻轻刮下一块放入口中。


松软的芝士伴随一点奶油的香味顿时蔓延在口腔里,咀嚼时能迸发出和蛋糕乳白色相称的气息,然后在吞咽时腻至心口。


榎本径将叉子放回盒中,没有扣好。


打开身边的冰柜,看着被自己放进去的昨天买的芒果,接着将蛋糕紧紧贴靠在旁。


他果然还是个甜食苦手。


——听说敞开的芝士蛋糕放进冰箱里,第二天的食物里会闻到奶油的味道。


没有及时关上冰柜,榎本径抬头看了看被自己放在顶端第一格的芝士蛋糕。


——这些吃的都给你放在冰箱里径ちゃん要记得吃哦。


“……闭嘴。”


榎本径没意识到自己说出了声。


然后慢慢关上了,除了芒果和芝士蛋糕外,空无一物的冰柜门。


 


>>>


巧克力是榎本径唯一能接受的甜食,所以他特意出门去买了一盒巧克力。


站在橱柜前难得对一样甜品精挑细选,想了很久,最后买下了最后一盒黑巧克力。


能接受和喜欢是两种感情。


一个是不好也不差,一个是极致的好也能被自己说成极致的不好。


对于巧克力也说不上喜欢,但是之所以能接受是因为巧克力还不坏。


而巧克力之所以还不坏是因为有人给他做过巧克力。


不算甜也不算苦的巧克力,兴致勃勃等自己拆开,对着形状各异的小甜品认真挑选,看着自己皱着眉头将整块巧克力放进嘴里。


并不是因为味道奇怪而更加眉头紧皱,而是吃到了像纸条一样的东西,榎本径一点点把那张纸条集中到舌尖,然后取出。


看了看纸条上的字,然后毫不犹豫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中。


——等……等等!


坐在身旁的人眼疾手快去抢那张纸条,转过身来对着自己说:“真是过分啊径ちゃん。”


“对于吉本さん没有过分这一说。”


冷淡回应吉本荒野,却因为莫名其妙的害羞故作镇静然后挑选下一颗巧克力。


咬下一半,不出所料放着第二张纸条。


刚才被扔掉的写着“好き”的纸条还在吉本荒野手边,榎本径就能想到这张纸条大抵也是一样的东西。


取出后慢慢展开了纸条。


——给我kiss。


然后揉作一团扔在一边。


“接下来的纸条会变本加厉吗?”


榎本径问。而伸出手接住那张纸条的吉本荒野定了定神,突然笑着点了点头。


“会有径ちゃん看了一定会脸红的纸条哦。”


只是起了开玩笑的心却没想到榎本径站了起来,朝自己走来的时候吉本荒野误以为也许榎本径将要一巴掌扇来,刚要退后却看见他低下头来。


手拉着自己领口,带着的眼镜撞上吉本荒野的鼻梁,鲜少主动的人的嘴唇干燥得有些颤抖,吉本荒野站起来伸出手去抱紧了榎本径,然后在分开的短时间里将恋人抱起。


榎本径看着拿在手上的巧克力。


夏日的高温融化了一些巧克力的形状,蹭在手上看起来是分明甜腻却难以洗涤的污渍。


他张开嘴,只咬了半口。


里面没有纸条。


还有些苦。


比吉本荒野做的任何巧克力都要苦,即使如此还是强忍着蔓延在口里的苦味,吃完那颗巧克力就合上了巧克力的盒子,放进冰柜里。


能接受和喜欢可以是同一种感情。


在不明白喜欢与否的界限以前那份能接受是人心最后一点防线。


秉持着无所谓态度对待能接受的东西,有一天被喜欢的人所给予,于是能接受的东西被赋予了特殊的感情,即使是食不知味的巧克力,令人手足无措的芒果,和甜得腻人的蛋糕。


就能接受一个吻一句莫名其妙的告白和突然被抱起之后的缠绵。


榎本径能接受所有巧克力。


但只喜欢吉本荒野一个。


 


<<<


榎本径买下了商店里最后一个电风扇。


那个常年身着长袖针织衫的人,就连青砥纯子也打趣说到不知道榎本さん夏天如何度过时,长久以来一直连面部表情都鲜少表露的他眼神忽的柔和了几秒再朝好友欠身说了再见。


突然改变的眼神并未被发觉,就连欠身时的动作也一如往常是那个一本正经的榎本径。


所以当他回到房间锁上门,将电风扇插头插入插座,坐在床边感受吹动的风略过轻薄的日历,卷起垂下的床单,发出嗡嗡响声与蝉鸣作抵抗时他还是不置可否想起了吉本荒野。


——夏天的径ちゃん要怎么度过?


一边关心自己说着然后一边启动新买的风扇。


榎本径看着蹲在风扇前的吉本荒野,非常幼稚的张开嘴一阵“啊——”,在自己说了“好吵”之后又闭了嘴回头,站起身靠近自己又突如其来一个拥抱。


“好热。”榎本径说。


吉本荒野没有接话,只是顺着床的方向将那个说着“热”的榎本径压在身下。


“那现在径ちゃん感受到风了吗?”


被他吻过的眼角,被褪去的长袖针织衫,解开的衬衫纽扣第一次乖顺着自己脱下,夏日轻薄的棉被,裸露在外的皮肤感受着摇晃的电风扇带来的风。


那是现在的榎本径也想的起的日子。


即使是常年身着长袖针织衫一本正经的榎本径,也会在那些夏日乖乖穿上短袖露出洁白的手臂,然后躺在床上靠在吉本荒野怀里睡午觉。


他醒了过来。


风扇吹来的风在隐蔽的房间内有些凉。


被关上的窗户外透进来的阳光不像以往的夏日炎热难耐。


榎本径看了看床侧。


突然意识再也不会有人在自己睡着一会儿后起身。


为了给他关上也许会让他着凉的风。


 


>>>


从便利店买好便当准备回家时屋外突然开始下雨。


不得已榎本径买下了带有奇怪卡通图案的雨伞。


透明伞布上的图案搭配自己不苟言笑的脸看起来有点滑稽,但在抬起头看伞外阴沉天幕落下蜿蜒的雨时突然想起前几天被自己扔了的伞。


和吉本荒野认识的第一天他送给自己的伞。


被雨困在公园长亭的两个人坐在冰冷的石凳上时不时正好抬头对视。


梅雨季节带走最后一点春日残留的花粉,但榎本径还是控制不住将手缩进袖子里一连打了几个喷嚏,却听见了对面控制不住的笑声。


 而抬起头刚要开口的他却只看见坐在对面的人站了起来,望了望亭外仍然瓢泼的大雨。


“雨应该暂时不会停吧?”继而转过头来看向自己。


他是个怪人。


榎本径想。


总在自己要说话的时候打断。


刚才打断自己的制止,现在又在自己准备回应时扭过头突然跑入倾盆大雨中。


而榎本径只有看着吉本荒野迢迢而去的背影在尚且湿冷的雨里打一个冷战。


如吉本荒野所说大雨没能很快停下,榎本径在反反复复又经历几个喷嚏的侵扰后,看着毫无停歇趋势的雨只能做出和吉本荒野一样的决定。


他走到了亭口。


在低下头冲进雨幕时突然听见了脚步声踏着水洼而来。


然后榎本径停在了雨里。


他侧着头看跑出去的吉本荒野由远及近,一步步接近拿着伞递给自己。


“抱歉抱歉!”撑着的伞使他免受大雨侵扰,递过来时能看见被认真扣好商标的牌子也没来得及剪下。


不符合自己性格的卡通图案印在透明伞布上有些滑稽。


“只剩下这把了。”那个人说,然后走到自己身边自顾自撑开。


榎本径第一次有些手足无措,半晌才接下为自己避开风雨的伞。


“谢谢。”他回答。


“可是大雨看起来还不会停啊。”


“嗯。”


“所以麻烦你也帮帮我吧?”


“……好。”


榎本径从午睡中起来时头有些疼。


风扇没有关,他撑起了被吹得有些寒意的身子,一点点带着被子挪动到床头的窗边。


雨停了。


戴上眼镜,能看见玻璃窗上仍然落下蜿蜒的水滴。


“吉本さん,”他对着空无一人的屋子自言自语。


“雨应该暂时不会停吧?”


 


<<<


成为恋人以后的吉本荒野总是喜欢问榎本径一个问题。


“径ちゃん喜欢我吗?”


“不喜欢。”然后榎本径回答。


虽然都各自明白只是榎本径的口是心非作祟,是否喜欢一目了然,但吉本荒野总是乐此不疲,也乐得看榎本径被自己无聊的玩笑逗得脸红。


但第一次听这句话好像和现在一样,是榎本径在买好刨冰材料的时候。


从冰箱里拿出的冻好的冰块,碎冰机搅动时冰块碰撞的声响曾经惊扰过还在睡梦中的吉本荒野。


迷迷糊糊睁着眼靠近自己,等淋完最后的糖浆时抱住自己。


是吉本荒野吵着要吃刨冰。


在榎本径忙于工作时一个劲说盛夏少不了西瓜和刨冰,出于无奈第二天在吉本荒野还未醒时榎本径特意跑到超市里买了从来不用的碎冰机,说是顺道路过却是特地买了半个西瓜。


“径ちゃん喜欢我吗?”


“不喜欢。”


“那特意去买碎冰机和西瓜?”


那样的调侃原本是想逗逗榎本径,但是吉本荒野没想到适得其反,他看着低头切着西瓜的榎本径。


“因为是夏天啊。”


——当做梅雨季节那把雨伞的回礼。


虽然这份回礼一回就过了好多个日夜。


 


>>>


所以吉本荒野在那以后喜欢上了每一个和榎本径出门购物的日子。


即使甜食苦手也被吉本荒野拉进过蛋糕店买洒满可可粉的提拉米苏,甜的腻人却也在工作台前一起吃完然后抱怨吉本荒野又弄脏自己的锁。


提回家的几个柠檬泡在蜂蜜中被监督着每天清晨硬是往口里灌柠檬水,虽然之后榎本径也曾打击报复往吉本荒野杯子里放过一些买好的苦瓜汁,等到他喝下那杯水然后叫苦连天说自己味觉失灵。


不知道在哪买的风铃一定要挂在窗口,午睡时时常被吵醒可是抬起头发现睡着的吉本荒野靠紧自己,被他手臂圈住的地方有些热却也可以忽视,就连风铃的响声相比起恋人的呼吸也变得力不从心。


为了庆祝生日买的日本酒,一不小心就被吉本荒野灌醉,难得的撒娇被堵在恋人的吻里,怂人胆似的说了从不曾说过的情话,然后在第二天早晨毅然决然踢吉本荒野下床。


外出工作在海滨小屋门口坐着喝波子汽水,滚珠落入瓶中跟随上升的气泡咕噜咕噜争先恐后,吉本荒野听着海浪声倒在榎本径腿上,不明所以地说着“夏天真好啊。”之类的胡言乱语。


夏日祭捞不起的金鱼,第二天跑到宠物店里指着其中一个鱼缸说“里面的鱼我全要了!”被榎本径拍了拍头以示阻止最后规规整整放在工作台上两尾游鱼在透明鱼缸里摇曳。


就好像第一次见面透明伞布上滑稽的卡通图案。


偶尔为表达浪漫买回家的花不知道放在哪里,虽然被榎本径嘟囔着说是浪费,却还是在第二天买回了花瓶认真修剪枝桠放入瓶中。


早餐偷懒时就吃便利店买回来的咖喱面包,放在家里的微波炉加热,面对面咬开松软面皮溢出香气时吉本荒野总是看着自己笑。


买好的饼干和牛奶作为消遣总在想起时才从冰箱中拿出,就着电视里不好笑的喜剧片与屋外自由生长的夏日一并进入胃里。


“径ちゃん喜欢我吗?”


然后吉本荒野总在夏日里这样纠缠着问。


在午睡惊醒的时刻,在面对面吃早餐的时刻,在汽水冲入体内满足的叹口气时,在夜晚入睡前没拉上窗帘看得见星辰时。


“不喜欢。”


榎本径永远口是心非地回答。


却想着明天起床时一定要去买些什么。


和吉本荒野去买些什么。


 


<<<


因为口是心非是相处间的常态,所以无论是吉本荒野还是榎本径都没想到过有一天这句话会成为束缚。


当榎本径消失了一个月又突然出现,满世界找他的吉本荒野在听他轻描淡写说找锁的时候出了点意外没能及时回来时忽的沉默着靠在墙壁上。


“径ちゃん喜欢我吗?”他突然这样问。


“……”


这是第一次榎本径没有回答,他的手自然垂在两侧却不停渗出冷汗。


“不喜欢吧?”吉本荒野在对面说:“感觉不到呢,径ちゃん喜欢我。”


然后那天夜里,吉本荒野没有回来。


第二天榎本径是被翻找塑料袋和开关冰箱门的声音吵醒的。


他走到客厅,看着吉本荒野买了几个塑料袋那么多的东西放在脚边,打开冰柜门一点点往内里塞,却在转头看见自己时一如往常的笑了。


“这些东西保质期很长你可以慢慢吃没关系。”吉本荒野轻描淡写地说。


但榎本径只看得见放在门口的行李箱。


“径ちゃん不太会照顾自己,所以要学会照顾自己啊。”


“……要去哪?”


“芒果剥皮就能吃的,不用像我一样那么麻烦,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所以帮你切成这样;牛奶不用常喝但是夏天快过了喝牛奶记得要加热;提拉米苏和芝士蛋糕可以补充糖分径ちゃん工作太累吃一点也是可以的吧?黑巧克力就没有那么甜了我想径ちゃん应该能接受……”


“这些东西都要吃完吗?”


“……虽然径ちゃん也不常喝酒但是多少备一瓶不会有错吧?柠檬已经泡在蜂蜜里了记得多喝点水,当然买了汽水这也是可以的,咖喱面包平常的便利店就能买到所以我只买了这几天的……”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吉本荒野关上冰箱门,拿着一个小小的绿色瓶子走到自己身边:


“径ちゃん上次说牛奶酱太甜了,所以我想抹茶酱刚好。”


榎本径努力平复着有些颤抖的手接过吉本荒野的瓶子。


“那我走了。”他说。


没能努力抬起头看吉本荒野最后一眼。


行李箱滚轮贴合地面发出沉重的响声,吉本荒野合上门时门锁落入凹槽中,屋内泄入夏日最后一点蝉鸣。


榎本径听着行李箱的声音越来越远才缓缓挪动脚步。


一步一步往厨房里走,然后在灶台前取出平时吉本荒野用的勺子,又返回平时自己坐的餐桌的位子上。


他扭开手中抹茶酱的瓶盖放在旁边,然后用勺取出一些放入口中。


浓郁的味道。


没有牛奶酱的甜味,经过喉咙时没能感受细致的浓郁,不算苦也并不甜,如果不搭配别的食物也并不是能单独入口的味道。


即使如此榎本径还是一口一口吃进嘴里,直到小小的一瓶全部吃完。


冰箱里还有很多。


当季的水果,保质期足够长的食物,营养丰富的早餐。


他看着满满的冰箱有些发愣,行李箱远行的声音还在耳畔。


“……好き。”榎本径突然自言自语道。


然后低下头摸了摸眼角。


身后没有吉本荒野回应他。


 


>>>


榎本径买了一罐牛奶酱。


清晨拿出的吐司片,烤熟了以后抹上了一些乳白色即使是嗅觉也能感到甜味的牛奶酱。


经过喉咙时嗓子有些甜得难受,但还是吃完了烤好的面包片。


食用完毕后独自收拾盘子,洗好的碗筷都归回原位,盖好刚才只吃了一点的牛奶酱,他打开了冰箱门。


被食物塞满的冰箱留出最后一点空隙,恰好够那瓶牛奶酱放回内里,然后他关上冰箱门,转头看了看被自己放在家门口的行李箱。


是什么时候吃完吉本荒野给自己留下的东西的呢?


工作之余拿出水果,睡觉之前吃一块巧克力,出门前在车里吃完了咖喱面包。


冰箱的第一格变空的那一天听见了屋外有行李箱经过的声音,跑到家门口打开门发现是旅行回来的邻居;


第二排被吃完的那天没有去工作,解开了几个锁后趴在桌上睡着了也没等到想等的人回来;


再后来冰箱变得空空荡荡,甚至找不到吉本荒野存在过的痕迹,榎本径低下头走出了家门。


他买了一袋芒果。


买了巧克力和保质期很长的瓶装牛奶,芝士蛋糕和提拉米苏,西柚和西瓜,柠檬片与咖喱面包。


——牛奶酱……好甜……


——是是,就像恋爱一样嘛。


——不像。


——那像什么?


——像吉本さん。


榎本径走出家门,落锁时觉得场景有些熟悉。


——径ちゃん上次说牛奶酱太甜了,所以抹茶酱可能刚好。


——……


——好苦,对吧?


——……


——那我走了。


 


<<<


“……我会进行长期旅行,请青砥さん不用担心。”


挂断机场公用电话时榎本径顺手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护照。


没有决定要去哪,但至少去一个热带海岛夏天不会消失的地方。


机场登机信息高大屏幕有些晃眼,苦恼了很久才从众多地名中选定要去的地方,握着行李箱拉杆转过身,因为机场人来人往而在回头时不小心撞上了路人。


不小心撞掉了别人的箱子。


“……抱歉。”榎本径扶正了眼镜,蹲下身帮忙捡起撞落箱子中零零散散落出来的东西。


他捡起了一把透明的伞,和一盒巧克力。


“谢谢……”


有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榎本径突然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冰箱里的东西没有吃完啊,”那个人跟着自己一起蹲下,声音忽的离自己近了:“径ちゃん怎么还是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榎本径没有听进去,他只是握着伞,攥出了汗。


“……”


他知道说的分外小声的话不一定能被吉本荒野听见,但吉本荒野却还是从嘈杂的人声与行人的脚步匆匆而过的声音中听见了榎本径微乎其微的“好き”。


所有的相互喜欢之间的告白都是口是心非里最后一点坦诚。


但吉本荒野面对这样的坦诚心里还是猛地一跳。


“以后还是由我来照顾径ちゃん吧?”


由我来面对你所有的不坦诚。


没有转头看吉本荒野,榎本径低着头蹲在行李箱旁,却又什么东西被递到了眼前。


低着头的榎本径在抬起头的瞬间感到眼睛有些酸胀得难受。


而吉本荒野递过来的动作极其熟悉,所有时光恍然似昨日。


他递过来的那样东西,就像递过来一个切好的芒果,一块自己做好的巧克力,一把印着滑稽图案的雨伞,和一罐浓郁苦涩的抹茶酱。


榎本径接过了吉本荒野给自己的东西。


 


>>>


那是吉本荒野买给榎本径的一张机票。


 


[19-end-]


——————————————————


竹马决定给我买牛奶酱的时候恰好是近日来第19样东西


想想2.13是我最后一天限定19岁于是觉得19也不错


20岁大概会变成另一个自己


于是想起冯唐说的决定不再见你


20岁以前的自己不再见你


20岁以后喜欢的却还是以往的东西


于是我北上北极熊的肚皮是你   于是我南下南十字的星光是你   于是我东游北海道的汤泉是你   于是我西游莫高窟的砂岩是你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晚安(づ ̄3 ̄)づ╭❤~




希望第一次定时发布不要出错orz



面包和鱼竿:

「大野智为什么能当上leader?」


「因为他选择做了月亮,而不是太阳。」

【大野智】睡着的人

向苜:

失眠的我与突然想到的话。

22周年入社日快乐💙

——————————————

不知道大野智喜不喜欢听人睡着时有些粗重的呼吸声。

说得通俗些就是不那么明显的鼾声。

这是人们在一天疲惫忙碌东奔西走后,在夜晚延续生命的活着的证明。

是夜晚无尽的灯火辉煌照不透的影子下的失眠与安眠。

所有睡不着的夜晚,恰好能听见的别人的呼吸,与突然想起来的听过的熟睡时安然的梦呓,若是想到这个人仍然安好,不知道不快会不会消失。

一个夜晚,可能几场梦境可能昏昏然然,一瞬间就到了早晨,听不见自己的呼吸声,只有早晨醒来时知道自己的呼吸是被清晨唤醒的,于是即使苦恼也得整理心情迎接今天的生活。

人能够因为呼吸而明白活着。

在自己的吐息中活着,在别人深呼吸放松的时刻活着,在车水马龙钢筋水泥的森林里活着,在某个清晨的声音中活着。

我不知道大野智喜不喜欢听人睡着时有些粗重的呼吸声。

但我知道大野智可能不知道。

世界上那么多睡着的人里,有很多人的梦里出现他,有很多人发出粗重呼吸之前有意识时恰好翻看他的图片。

因为世上那么多睡着的人,很多人希望他整夜安眠,希望他在一天疲惫忙碌东奔西走后的空闲里稳稳入睡,希望他失眠时不要苦恼,希望他睡着了无人打扰。

而我希望那些人的希望能做他温暖的棉被,让他被温柔包围。

然后等一个又一个本来不喜欢的平日清晨,广播里按时出现他的声音,带着上扬又元气的,偶尔还会有笑声陪伴的

“以上、大野智でした!”

——————————————

感谢有缘看到这个的你
想要对他一生应援
如果你也是这样真是太好啦

致所有同人作者:请谨慎处理文中的性侵犯情节 (转载)

醉臥沙場你別笑。:

Sardar.:



这里因为属于原作者的日记,我仅转一个小片段,希望各位同人作者谨记这篇文章所说的每一点。此为全文:http://www.douban.com/note/302915437/




请记住,任何对性侵犯者的开脱,都是对受害者的再次伤害。


【怎样做】

1. 永远,永远不要把性侵犯当做普通的“肉”来写。

2. 善用警告标签,表明文中有性侵犯行为(如果不确定是不是,自己google一下),不要模糊界限。

3. 对于在文中发生的性侵犯,不要一笔带过受害者收到的伤害,不要让受害者轻易原谅施暴者。

4. 不要用“爱”或类似的情感来解释施暴者的行为,尤其不要美化施暴者的心理活动。

5. 不要夸大“嘴上说不要心里/身体其实很想要”的心理。国际上有句很有名的打击性侵犯的标语:No means no. 施暴者也会为自己开脱,说受害者口是心非。

6. 在描写SM或rough sex之类的情节时,通过文中人物传达正确、理性、成熟的性观念,表明双方都是自愿,并且有完善的保护措施。

7. 如果你们真的爱自己笔下的CP,尤其是攻,那就不要让他变成qiang奸犯。让他做个体贴的伴侣,用健康的方式向另一半表达爱。

我针对同人作者写这篇东西,是因为同人圈对性行为的描写出现频率很高。而很多作者和读者都没有意识到,不健康的性描写会带来的负面影响,甚至可能都不清楚什么是健康的性爱。我真心希望作者们能担起一点责任,通过这个小小的平台传达一些正确的观念。


大野企鹅:

我的山


面包和鱼竿:



年轻时拼命撒糖秀恩爱,现在又是安定的老夫老妻。




一个人在森林里害怕了打电话,翔君翔君叫的是他。




con上话筒没用了隔了好几个人还是他第一个递过来。




popcorn明明累得不行,跑过去他还是笑得满脸温柔。




每次寄语都是让他好好保重身体。




明明是哥哥却会因为他的几句话百感交集,在夏威夷像个孩子一样哭起来。




都是味觉白痴,却熟知对方的口味。




抓着老梗不放天神祭的事情可以说十几年。




明明是大叔组却总是爱胡闹。




要和能闻出自己味道的人一生在一起。




是个器用的leader却还是觉得那个人才是影子leader。




需要专属翻译机。




明明设定是身体僵硬,每次小剧场跳舞都灵活得不行。




樱井翔的颜饭以及身患依存症。




「大野智的事情都来问我好了。」




笑点长在对方身上。




小智只是年长一岁的前辈。




MA演唱会时笑着指着他说,我们leader也是ma的成员哦。




醉了酒给他打电话,他没多问就过来接醉得软绵绵的他。




总是在执念大井ss。




一起办了个主唱不在的乐队。




从年少轻狂一起走到岁月情长。




所以。




他们到底为什么这么甜。




QWQ我怎么会这么喜欢他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行啦!!!!!!!!!!樱井翔什么时候上剧啊!!!!!!!!!!!!!!!!I need sho!!!!!!!!!!!!!!!!!!!!!!!!!!想看他被这样那样(并不)